是小号也是潘潘

无所畏惧~没脸没皮……😏😏😏耐不住寂寞,求勾搭……

[虫铁] 极光 一发完结

虫铁新人报道,写的不好不要嫌弃
带那么一点点的电影剧透,其实,真的只是一点点
人物属于漫威,OOC属于我







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,曾经的我一直希冀着这一天的到来。可当它真的来了的时候,我似乎并没有当初想象中的那么兴奋,是的……此时此刻我并未感觉到快乐,或者说那种长久心愿被实现的满足感,没有--一点也没有。

过去的一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,那神奇的宛如梦境,你能想象嘛?托尼   史塔克AKA钢铁侠来了我家,还邀请我去德国帮他打架。上帝……虽然一度犹豫可最后还是去了,那真的太冲动了,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打架,或者谁对谁错,就只是为了史塔克先生需要我。

仅仅的一墙之隔,我知道那里现在一定非常的热闹,大群的记者扛着长枪短炮,他们跃跃欲试就像一群饥饿了许久的豺狼,龇牙咧嘴的想着争得那第一口鲜肉。

“嘿……怎么了?睡衣宝宝。”

是史塔克先生,一身高订的西装礼服,从头到脚一惯的精致和闪亮,和躲藏在后台角落里一身蜘蛛制服的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“就没什么……史塔克先生。”我摇头晃脑想着怎么去表达此刻的心情,钢铁侠是我童年的偶像,哪个小粉丝能像我一样的幸福,所谓的粉身圆满不过如此,贴近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点几个公分。

“紧张了?”

“是的,好像是有那么点。”我拍了拍胸口,一手绕后身后抚摸着发尾的位置,即使隔着制服的布料指尖也能感受到其下肌肉的僵硬。“那没什么,我是说我会很快的适应的。”庆幸是穿着制服的,所以史塔克先生看不到我那不停转动的眼珠还有飘忽不定的眼神。上帝……我爱他,不知道从何时起,也不知源自于哪里,可它实实在在的就那么发生了。然后,好吧……暗恋才刚刚开始没多久,我那纯纯的初恋或者是初次的暗恋就被那人扼杀在了摇篮之中。

“嘿……到底怎么了?”

史塔克先生在我身边坐下,我们就这么并肩的坐着,安全通道的水泥楼梯台阶上,那人一点都不在乎那身挺括的衣服因此而褶皱。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带着柔柔的安抚意味,没有什么言语就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。

“史塔克先生,我跟抱歉……我想我……我想我搞砸了。”纠结了一整夜的问题又一次的悬挂于头顶,复仇者很好,复仇者联盟也很棒,复仇者基地或者复仇者大厦很神奇,可……我似乎并没有要非得参与进去的理由。为了维持正义?纽约的好邻居一直在这么做,为了托尼给我的制服?拜托,这问题幼稚的我都不愿意去说什么。有或者没有我是都是蜘蛛侠,同理可证进不进复仇者联盟我一样可以维持正义。“我……蜘蛛侠不能加入复仇者。”还是说了出来,我知道我捅了大篓子,外场的记者  SI的CEO都来了,还有那群我只在新闻上看到过得国家政要。

“就因为我……我拒绝了你?”

摇了摇头,想了想,又摇了摇头。“就只是,不想……”是的,就只是不想,虽然被史塔克先生拒绝了,可那也从未想过要去放弃。“不想参加复仇者,于你   于我   于我对您的爱无关,保持距离才可以看的更清楚。”享受于那人手掌的温度,托尼为我定制的作战服棒透了,防护性能一流却不会影响任何部位的皮肤触感。“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,可……”

“没事……没事……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,这也不算得什么的问题,要知道托尼  史塔克捅过的那些可比这个大多了。”

他们都说钢铁侠没有心,不……怎么可能,史塔克先生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最温暖的心,只可惜那份温暖他从不留给他自己。

那天匆忙的表白之后他是怎么拒绝我来着?想起来了,史塔克先生是这么说的。
“别爱上我彼得,钢铁侠没有心,心都没了怎么去爱一个人?”他手指扣动着胸口的位置。金属质地的回响,西伯利亚的馈赠。

刚听见的时候懵懵懂懂一知半解,而如今倒也知道的透彻明白。那群他最在乎的人背叛了他,他们尤其是美国队长伤了他的心。

我把头压的低低的,浓重的内疚感让我抬不起头来,托尼不会责怪我也不会说半句重话,可我……情愿他对我发发脾气。

“你总说希望我可以比你更出色,可我……可我……”终还是没说出口,我想要的不过只是和您并肩前行罢了。“就……好吧,我想我得走了。”其实根本哪里也去不了,我的心遗失在了这里,人又能到什么地方去?

“去吧孩子,做你想做的以及该做的,睡衣宝宝你可以的。”

那人笑的好看极了,焦糖色的眼眸闪了光亮,揉碎银河般的璀璨。我将面罩折起一半,鼓起所有的勇气,一个清浅至极的吻,我把它印在了托尼的嘴角,暗自叹息着,连触碰他的嘴唇都觉得是冒犯也是亵渎。“谢谢,史塔克先生。”不会走远的,我会长伴您的左右,可能那些人们所说的伤痛无能为力,但我会能竭尽所能的陪伴您全心全意的信任你。

那人对于我的触碰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,那很棒,至少史塔克先生并没有推开我。那是我的初吻,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吻,当然我知道那吻的挺幼稚,可能在对方的眼里就只是一个皮肤于皮肤的触碰而已。

我转身离开却并没有走远,换下那一身制服,暗暗的藏在一个角落,我看见了史塔克先生和波次女士在后台的一个角落里争执着什么。好吧……我果然闯了一个大祸。

托尼就有这种魔力,走上舞台即使没有射灯他也是最闪耀的存在。永远自信的脚步,就只是那么站着,看着轻松却镇定。反倒是我,明明没有人看着我也没有人在关注我,却也不可抑制的紧张,手心潮湿也黏腻。

“关于今天的发布会……可能就只是一个史塔克的恶作剧?好了好了……今天的内容很简单,我也想了挺久了。你们说没了钢铁侠的身份我还是我吗?”那人的下巴微微抬起着,我注意到他的眼神似乎有那么点游移不定,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着。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们爱我,事实就是没了钢铁侠的身份对托尼  史塔克来说没有任何的损失,所以……”他顿了顿   “进此刻开始,不会再有钢铁侠了。”那肆意的笑容,还有那洋洋得意的剪刀手,可我知道,那些都不是真的。从我把史塔克先生从西伯利亚接回曼哈顿的那一刻开始,他的所有笑容都是假的,他的心已经被那极北低温冻在了那里。

发布会就那么结束了,我随着人流慢慢的向着出口走去,史塔克先生并没有下台而只是就那么站着,他就只是注视着下场的一角。我来回张望,一抹金色出现在了视线的边沿位置,堪堪的停住离去的脚步是上前还是退后。这是属于复仇者内部的问题,史塔克先生的眼神里一片平静,偌大的会场只余下三人,我宛如一个局外人看着眼前的一出大戏。

我的理智在激烈的斗争着,名为理智的那个在告诉我不应该掺和进去,可我的情感告诉我    彼得   帕克换上你的制服,想想史塔克先生,上去爆揍你的前前任偶像。

“睡衣宝宝时间不早了,你是不是该回去睡觉了?”

这不是询问的口气,看来托尼决定独自面对这一场残局,除了支持我别无他法。这是我对他的爱,也是我最深的无奈,睡衣宝宝即使长大了也会乖乖的听着大家长的话,史塔克先生就像是我的人生导师,他教会了太多太多,也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。

现在还不是一个属于我的时代,但我会努力的追赶,你有属于你的海阔天空,那是我为之努力的方向。

尾声

那天的事情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,那很好,毕竟一个通缉犯说回国就回国,不是一个好信息。

好吧好吧,纽约的好邻居依旧不定时的出没,就只是翻牌曼哈顿的机会略多,彼得  帕克也还是原来的彼得  帕克 ,他奔波于生计,还需要去监护那一大堆乱糟糟的学业。

我好久没有亲眼看到史塔克先生了,最多的是通过报纸或者是新闻,曾经的复仇者大厦又一次改了名字,还有钢铁侠真的再也没出现过。

蜘蛛侠的制服定期都有更新,每个月的1号还是15号Happy的亲送快递,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或者借口去找他,就算我有最高权限。

凌晨五点过半,每天习惯,我在史塔克大厦的不远处就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亲吻那人的面颊,不同的是太阳用的是光线,我用的是视线。我发誓我就只是看看,绝不是什么变态的偷窥癖之类的。

每天醒来看上一眼,睡前也依旧如此,晨昏定省日复一日。守着吧,看着他好好的就行了。

托尼 史塔克就和这个地球上所有美好的事物一样,精致美好总能吸引着人们的目光。
那就好像极光,如果条件正好你又足够的幸运就可以看到,但也就只是看到罢了。
无论你再怎样的喜欢,也是无法去拥有的。

END

评论(14)

热度(57)

  1.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是小号也是潘潘 转载了此文字